失眠、虚劳、虚烦,酸枣仁汤或许可以帮你

本方仅供参考,请在医师指导下用药

酸枣仁煮汤

大概许多人都又过夜不能眠经历。据网上数据来看,我国失眠的发病率在40%上下。这是一种心身疾病,即是一组发生发展与心理社会因素密切相关,又以躯体症状表现为主的疾病。

短期的失眠可能是过度兴奋造成的。饮用咖啡、浓茶、热巧克力等含咖啡因、可可碱的饮料,造成神经中枢过度兴奋,容易导致一过性的睡眠减少。如果次日要出门旅行,晚上躺在床上计划行程,越来越兴奋,自然也可能会失眠。

除开这些因素,还有一些疾病导致失眠,例如某些晚期癌症导致的疼痛,会让病人难以入睡等等。

大部分长期失眠的患者没有明显的器质性病变,做个体检各项指标可能都正常,这种情况应归咎于精神心理因素导致的神经中枢功能紊乱。现代医学常用地西泮等药物,并辅以心理进行治疗。中医有种类繁多的治疗方法。

夜不能寐,酸枣汤及类方

东汉医圣张仲景在其著作中论述了众多“不得眠”的情况,其中许多和外感热病相关,在杂病中提到最单纯的失眠状况,就是虚劳篇中的酸枣汤这一条。

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汤主之。

酸枣仁二升 甘草一两 知母二两 茯苓二两 芎藭二两

右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金匮要略》

照例用《本经》、《别录》的条文来拆解一下:

酸枣 味酸,平,无毒。主心腹寒热,邪结气聚,四肢酸疼,湿痹,烦心不得眠,脐上下痛,血转久泄,虚汗烦渴,补中,益肝气,坚筋骨,助阴气,令人肥健。久服安五脏,轻身延年。

甘草 味甘,平,无毒。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力,金疮尰,解毒,温中下气,烦闷短气,伤脏咳嗽,止渴,通经脉,利血气,解百药毒。

知母 味苦,寒,无毒。主消渴热中,除邪气,肢体浮肿,下水,补不足,益气,疗伤寒,久疟,烦热,胁下邪气,膈中恶及风汗、内疸。多服令人泄。

茯苓 味甘,平,无毒。主胸胁逆气,忧恚、惊邪、恐悸,心下结痛,寒热,烦满,咳逆,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睡,大腹淋沥,膈中痰水,水肿淋结,开胸腑,调脏气,伐中。久服安魂养神,不饥延年。

芎藭 味辛,温,无毒。主中风入脑,头痛,寒痹,筋挛缓急,金疮,妇人血闭,无子,除脑中冷动,面上游风去来,目泪出,多涕唾,忽忽如醉,诸寒冷气,心腹坚痛,中恶,卒急肿痛,胁风痛,温中内寒

可以看出,用药扣住了虚劳、虚烦、不得眠三个症状。

《本经》中所言“酸枣”,似乎是指酸枣的果肉。最晚自张仲景开始,使用酸枣的核仁入药,其功效从临床效果来看也基本符合《本经》、《别录》的记载。酸枣仁常被教材归类为安神药,此品在较大剂量单独使用时也具有改善睡眠的作用(20g以上)。实际上,如古人记载,酸枣仁也可以用于治疗和情绪相关的关节肌肉疼痛、消化系统疾病导致的疼痛等。据日本汉方医学研究表明,酸枣仁煎剂所含有的酸枣仁碱A有类GABA(γ-氨基丁酸)作用,后者是一种神经递质,其浓度的减少会导致睡眠障碍。从前日本医家(大塚敬节等)使用酸枣仁汤时常常只用到15g酸枣仁,剂量不足;其次又把这个方剂完全当作安眠药使用,因此临床效果往往不合人意。条文中又有“补中,益肝气”的描述,中医认为“肝舍魂”,酸枣仁有补益作用,能滋养肝气肝血,气血充盈平和则魂安稳,令睡眠深沉,不做噩梦。

剂量上,个人主张原方中其他药物一两应该折合为6~7g。一升酸枣仁大概重30g,原方两升即60g。因酸枣仁价格比较高,所以现在一般处方剂量不会这么大,但一剂药至少应该用20g以上。药店常有生品和炒制品。有医家认为“生者疗嗜睡,熟者疗不眠”,实际上这种双向调节是以调节正常的夜间睡眠为基础。假如白天嗜睡的原因是夜晚睡眠质量不佳或失眠,这一情况自然能用酸枣仁来调节。不论生熟,煎煮时都应先煎15分钟左右。

大凡虚证,多用甘草,这首方中用一两甘草与知母共同处理“烦”的症状。知母治疗心烦、自觉发热的效果非常明显,但是可能导致腹泻。顺便一提,“烦”原意指热症头痛,所以在原有症状基础上还有头痛的话,也可以用本方治疗。茯苓是一味非常平和的药物,有安神、缓解不良情绪的作用。

川芎在这个方剂中显得比较特别,因为它并没有直接针对“虚劳,虚烦,不得眠”。中医对睡眠的认识可以追溯到《黄帝内经·灵枢》中提出的“营卫生会”理论,即气、血等物质在身体经脉中正常运行,夜晚回归到脏腑中,人就会进入睡眠状态。当有外在因素干扰或病理产物阻碍经络,物质不能通过经脉进入脏腑,人就失眠了。川芎气辛,善走窜,能解决风邪、寒邪、气郁、瘀血等因素导致的经脉不通。通路一旦畅顺,营卫运行正常,人的睡眠也会趋于正常。

有一亲属,睡眠不佳,常在凌晨2、3点醒来,再难入睡,并伴有心烦、疲劳的症状,判断其可用酸枣汤治疗。一剂药之后,成功将其睡眠时间延长了3个小时,并且心烦的症状也大大减轻了。

在张仲景之后,有一些医家治疗失眠时遇到不同的症状,于是乎酸枣汤就多了几个类方。

僧深方:小酸枣汤,治虚劳藏虚,喜不得眠,烦不宁方:酸枣仁二升知母二两 干姜二两 甘草一两 茯苓二两 芎藭二两——《医心方》

南北朝著名医家僧深在酸枣汤中加入干姜二两,用于治疗虚劳心烦失眠并伴有脾胃虚寒的患者,以避免知母导致或加重便溏,命名为小酸枣汤。

大酸枣汤:主虚劳烦悸,奔气在胸中,不得眠方:酸枣仁五升人参 茯苓 生姜 芎藭 桂心各二两甘草 炙,一两半——《千金翼方》

大酸枣汤较前两个方剂变化较大,去掉了性寒的知母,加入人参、生姜、桂心,并重用酸枣仁至五升。本证虚寒明显,可见有气短,手足冷,或伴有胸腹部畏寒疼痛,头眩,心悸,脉细弱等症状。与酸枣汤相比,一阴一阳,弥补了治疗虚寒失眠的空缺。人参,临床可以用生晒参,寒症明显的用红参。按《本经》记载,人参有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的功效。刘渡舟老早年曾经用一味独参汤治疗一位受惊失眠患者,一剂而愈,颇为精彩。

又酸枣饮。主虚烦不得眠方。

酸枣仁一升 茯神二两 人参二两 生姜三两

上四味切。以水五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再服。忌酢物。蒋孝璋处——《外台秘要方》

此方可以视作上方的底方,寒症较轻。

《延年》酸枣饮。主虚烦不得眠。并下气方。

酸枣二升 茯苓三两 人参三两 生姜一两半 麦门冬一两去心 橘皮二两陈者 杏仁 二两去皮尖碎紫苏二两

上八味切。以水七升。煮取一升半。分再服。忌大酢。——《外台秘要方》

酸枣饮原出《延年秘录》,为《外台》引用,可用于治疗失眠烦躁伴有咳逆、短气。临床上有一些肺心病患者伴有烦躁失眠的症状,辨证合适者可用此方。

又酸枣饮。疗虚烦不得眠。肋下气冲心方。

酸枣仁一升 人参二两 白朮二两 橘皮二两 五味子二两半 桂心一两 茯苓二两 生姜四两

上八味切。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分三服。忌桃李雀肉生葱酢物。 蒋孝璋方——《外台秘要方》

此方内含苓桂朮甘汤,又加有橘皮、五味子,治疗失眠兼水饮,可见失眠,疲劳,舌苔白滑,胃中振水声,食欲不振,心悸等症。

又茯神饮。疗心虚不得睡。多不食。用此方。

茯神四两 人参三两 橘皮二两 甘草一两半炙 生姜二两 酸枣仁一升

上六味切。以水一斗。煮取二升。去滓。分三服。忌海藻菘菜酢物。 蒋孝璋处并出第十一卷中 ——《外台秘要方》

此方疗失眠,食欲不振。有些失眠和消化道症状相关联,对于虚弱而又不能进食的患者,橘皮、生姜、白朮是不错的选择。

除内服药外,还可以配合外治法,如针灸、敷贴、推拿等,这里就不再展开。

愿人人都能睡个好觉!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