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散文赏析:枣熟时节

枣散文赏析

不知不觉间,天高旷起来,山凝重起来,风也凉起来。

风丝儿磨成了细小的针尖儿,钻进山野田地里,弄得哗哗啦啦一片响,跑出来晕了头,没了锋芒,撞到人的脸上凉乎乎的。人们的鼻息就嗅到了果香味、禾香味。

这个季节人们最先想到的是山枣,想必它饮醉了秋风,吸足了太阳,正眨巴着眼圈或圆睁着酡红的醉眼等待山下的孩子们了吧?

于是,村里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地从我家房上走过去,他们拎着筐,脖子上挂着兜,欢笑着,蹦跳着,像一只只轻捷的燕子。远远地,山上的羊肠小道上,这些娃儿们的影子红红绿绿地晃动,逶迤而去,好不热闹。

山坡上,树底下,成片的、单株的、成簇的,到处都是山枣树。满枝头的山枣青的、红的、白背的,珍珠玛瑙般缀在翡翠绿叶当中。

蜜蜂许是捕捉到山枣的甜味,嗡嗡嘤嘤落到一个红枣上,感觉不对,又落到另一个红枣上,还是没找着蜜腺,最后兜了几个圈子怅然离去了。

孩子们鸟一般飞进来,把上等的好枣采下,转眼不见了踪影。再抬眼时,又蝶似地落在那一片枣树丛里。枣树丛隙盛开着金黄的山菊花,映衬着孩子们粉红的笑脸儿,好一幅醉人的图画!

这个季节,采山枣是家乡人的一个小秋收呢,他们管摘山枣叫捋山枣,把一绺枣树叶轻轻一攥,用匀手劲,一捋便是一小把。摊开手掌,鲜红的、淡绿的、浅白的,亮亮晶晶,翠翠生生,小精灵似的,一个赛一个。顺手捏一个扔进嘴里一尝,酸酸甜甜的,生津止渴,洇喉润腔。

枣熟时节

黄昏永远是乡村最有诗意的时候。太阳要落山了,呼唤应答之声在山岭间此起彼伏。

“狗剩——”,“淘气——”,“大丫——”,这些乡村惯用的名字总是与世俗的欲望离得那么远,同伴扯着嗓子高喊着,稚嫩薄脆的、憨声瓮气的、尖细高挑的童音像美妙的音乐,又像甜美的醇酒,在山谷里酝酿着、回荡着,余音袅袅,饶有韵味。大人孩子背上袋子,挎好箩筐,前呼后拥下山来了。

于是,用不了几日,家家的阳台上、平房顶、门楼上都晾晒着山枣,一天比一天红,晒软包的一天比一天多。

小村里弥漫着酸甜的山枣味,人们在这样的气息中挥镰收割,心情格外的爽。

男人们变得温柔起来,自己捏起酒盅时,也没忘记给女人和孩子煮几碗山枣饮料——把山枣煮开了花,和成肉酱,多放些白糖,等枣核枣皮一沉淀,倒进碗里的就是酸甜宜人的山枣饮料,喝上一口,荡气回肠,余味不绝。

枣熟时节,农家生活真是甜的呢!

(转载注:本文写于1994年,1995年发表于辽宁日报副刊。)

赞(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