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枣树(散文)

家乡的枣树

此题目拟定很久了,想写一篇家乡枣树的文章,记述它的生长习性及给人们带来的效益,从而歌颂它的奉献之德。

枣树多长生在塞北,即在黄河上游的靖远、平川、景泰诸县,以及河西、新疆部分地区。枣树不奢侈,不求土地肥沃,不求雨水充沛,凡野草生长的地方,它都能生存。它适应性很强,有极强的生命力。在地埂边,在道路旁,在砂砾土壤均可栽植,而且寿命长。据牙沟水村有些枣树通过年轮鉴定是宋代时期栽植的,其寿命将近千年。于是曾写诗赞道:各沟小岔有神泉,潺潺流水润碧田。不嫌贫瘠落塞北,枣香砂丘有千年。

听父辈说,我的祖上是明代中后期,由山西大槐树下迁徒移居庆阳黄家庄的,后又吃粮戍边定居在大西北的靖远,落户在邑北尖山脚下,小地名叫车轮沟口。此地近靠尖山,红圈沟流有一股清泉,眼前即是偌大的旱坪川,虽有狼虫出没,但不失为一处安身立命之地。水是生存的第一要素,有水就有生存的保障。在这里可以狩猎,可以垦荒稼穑。在农耕的同时,还植有枣树数十。农业合作化时,全部耕地树木交公入社,其时我的三爷在那里居住守护,枣树长得很奘,有的一个尕小伙双手才能搂抱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小时候我经常去那里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看见青绿的枣子,因嘴馋顺手在树下摘吃几个,等红了生产队组织人员采收,每家每户可分配半袋子。靠前离庄口不远,有一处叫贺家旱坝的地方,那里没有居住人,听说是陡城贺家的枣树,也有二三十棵,有些树估计与我们黄家栽植的时间错前曵后,因为树杆中间还有腐烂开洞的,但都活着,长的也很粗,足有半截条缸子奘。这里土地更为瘠薄,水分稀少,仅靠平时下的一些雨水维持生命。尽管如此,照样是夏天开花,秋季果实成熟。此枣无核,其实有核但因缺水干旱而未形成木质,枣小可直接塞在嘴里吃,从不吐核,也无核可吐。淘气的童年,秋季放学,枣红沟门子、花麻子时,邀三聚五,乘放驴从住地陡城出发,向东穿过乱山子再过旱坪川十字路,快到车轮口附近就到贺家旱坝,这有二十华里路,其地因缺水集体弃之不种,贺家也无人看管,我们就上树摘枣,并采取摇,树下轲(kuo)。若无布袋装,就把外衣脱下,拔根马莲将两个袖口一扎,装满枣子搭在驴背上,晚上赶驴回家享用。车轮口还有李家沟李兆万家的一些枣树及贺家旱坝枣树,包产到户后因弃之不种,树木均无人管理而被砍伐损坏。

枣树此物最知冷暖,敏感性极强。春天叶子萌发的迟,秋天叶子脱落的早。只要管理好,年年都结枣,年年有效益。“枣树发芽芽,收拾种棉花。”与此谚语相伴的还有句是“谷雨前,种丝绵。”按照季令谷雨前后,天气变暖,这是种棉花的季节。当地农人以此观察枣树生长,以此作为依据,指导农业生产。另外,还有“枣儿塞鼻子,回茬小糜子”的谚语。当青枣长到蚕豆大能塞鼻子时,也就是夏收后回茬糜子的最佳时节。农时不可误,秋天回茬覆种,早种一天早黄十天,按霜冻前收割糜子上场为宜。

枣树成熟期早,坐果快。枣树虽开不起眼的五角小黄花,而树身有二三尺高就结枣。“枣儿不害羞,当年栽下红丢丢。”枣树的自然繁育主要靠根系分蘖形成,其根系发达但多生须根于地表,枣树周围均有小树生出,一年后可抬挪移栽,只要把枣树拐挖上栽植,成活率很高。枣树枝条(传统品种)普遍伏状生,一米往过背上生枝,吊枣后伏生,如此层层向上。过早的结枣,负重生长,如同老汉背娃娃,步履艰难。这也许是枣树生长的习性吧。但对风力不能排除,有定向生长的作用。石门小口的枣树,除栽植在避风的河岸外,栽植在砂河两旁的枣树,均是一个姿势,都佝偻着腰树枝偏向东方砂河口。黄河流经到此,其方向是自南向北,而砂河是自东至西,经观察黄河水面来风均向砂河吹去,所以风力定向枣树弯腰向东的生长状态。

枣树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浑身长刺。在同一个叶柄处即生有尖利的直刺,又生有带勾的小刺,如同在古书中称道的勾连枪一般。这也许是枣树天生保护果实的武器吧。在树下摘枣,你若不拨躲枝条,就会遭遇连刺带勾尴尬境地。本地有一句劝人的话说“干啥都要在意,不然就会碰到枣刺上。”当然碰到枣刺上,轻者倒还罢了,重则剜肉挑刺,流血疼痛,受皮肉之苦。

枣树开花连身转,次第妍开。枣吊既往前长,花紧跟着开,前面的坐果了,后面的花还开,次第开花结果,而成熟果实都长成一般大。枣花雌蕊有五瓣,雄蕊一丁点,在开花的树类可称最迟的了,约末在阳历六月初开花,花期较长,前后近月,其花散发着一种幽沁甜香,有醉人之感。这给蜜蜂采蜜提供了资源,枣蜜是蜂蜜中最上乘的一类。

家乡的枣树

 

记得在2004年6月中旬的一天,省民侨委副主任乐康一行来平川调研,市区人大陪同的有王有琪、黄天佈和我,在共和镇去了王将军墓地等,后又去了红山寺,那时枣花正开得盛,香气扑鼻,令人陶醉,我回到单位后写了首诗作为纪念,现引来一览:六月红山枣花香,飞檐翘角风铃响。接云观里来贵客,适逢盛世民乐康。诗里镶嵌了“乐康”二字,歌颂了盛世时期群众的生活。

枣,食之大补,久食长寿。枣有中和药性的功能,常被医师当作药引子用。平川、靖远沿黄河一带的牙沟水、陡城、旱坪川、黄湾、野麻等地,下游茨滩、坝滩、炭窑子、小口、吊吊坡等地广为栽植,其品质各有不同,而最为优者当属石门小口和安卫吊吊坡的大枣,其特点是个大皮薄肉厚,油气足,香甜耐储。这是当地名优特产,久负盛名。根据调查,盛产大枣的地域,年已耄耋,百岁老人比比皆是,牙沟水、陡城、黄湾、小口等村,人们都称长寿村。

现在平川区政府把种植大枣作为一项支柱产业来抓,在水泉镇旱坪川地区,近几年引进山东、新疆大枣,临泽小枣等名品栽培,收到了可观的效益。秋季枣挂枝头,鲜红靓丽,诱人眼馋,脆甜可口,欲吃不罢。据说邻近水头村有一妇女,其家栽植了千余棵枣树,秋天枣熟季节,男人采摘,妇人售卖,精选的脆枣个大味甜水分足,在靖远电厂市场每天能卖一二百斤,单价不下五元,可算得上日进千元了,若卖一两月,其收入可想而知。

枣既可生吃,又可煮熟吃,也可晒成干枣,加工成枣脯,制作成饮料。平川中区有一家开设了加工制作大枣系列产品的企业,叫枣旺公司,其产业兴旺,效益颇丰,受到政府首肯。在大枣的饮用上,有的人将干枣烧焦泡茶喝,红酽酽的,一则补身提神,二则养胃健脾,保健性能较好。有的人将枣装坛腌制成酒枣,腊月走亲,年节待人,成为最佳时尚礼品。深受回族民众饮用的“三泡台”,所用部分大枣是从这里收购贩运宁夏加工的,他们远销东南亚及沙特等地。

在饮食方面要特别提醒的一点是,吃新鲜脆枣后,切忌饮用热开水或茶水,否则会引起病变,发生肚胀。在民间原流传着这样一则故事,说的是在一年秋季枣熟时,有一个老汉在树下看枣,据说是从城里来了几个小伙子,硬要摘枣吃。老汉初始允许,而这帮小子吃了还要摘的装,在万般无奈下任其害腾,临了还说口渴,老汉说缸里有冷水可喝,小子们在城里喝惯了热开水,认为喝冷水会闹肚子,是老汉在施拐。小伙子们逼着老汉烧开水,未果,便自己烧将起来,结果在回去的路上,有两个喝的多的闹腾开了,肚子胀的在地上打滚。就此事也有人说是老汉故意所施的一招。不管怎样,吃青枣不能喝热开水,这是一门常识。在树下吃青枣,近处有清泉,伏卧或手掬喝一肚子冷水是再舒服不过的事了。

枣树病虫害近几年有增不减,虫害多以枣食心虫,枣椿橡为主,若不适时喷洒农药防治,大有全树被蛀危害的程度。有管理邋遢的户,正处在青枣期,枣子就红了,一咬破掰开,有的虫正在吃,虫屎一窝;有的虫已掘一洞,溜之大吉,潜入土中去羽化了。有些户枣树下,看上去红朗朗的铺了一地,咬开皮没有一个能吃的,非常可惜。另种现象是枣熟季节偶遇淫雨,果实补足水分表皮裂缝,雨水侵入变坏,直接影响枣子质量。

写的冗长,啰嗦了好多,前几年我曾写了一首枣树诗,现拿来一睹,以飨读者,作为结束语:

此物生平知冷暖, 谷雨前后萌嫩尖。

不因贫瘠且耐旱,荒漠沙滩为家园。

色香不愿争时日,它花凋零次第妍。

初恋相比早盛果,血溅翡翠红半脸。

2015.7.23

(转载自新浪博客梧荫堂主)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