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门前那棵枣树(散文)

怀念家乡的枣树

想起小时候,每当我吃着那甜津津的枣子,闻着那扑鼻的枣香时,家门前那棵老枣树就会萦绕脑际,挥之不去。

那棵枣树是我父亲栽的,自我记事起这棵枣树长得又高又大,大得我和姐姐两人都抱不住。我家门前是个平整的晒场,枣树就长在晒场的南边。这棵枣树不怕天旱地涝,任凭风吹雨打,生命力极强。年年春天长叶返青,年年夏秋开花结果。

枣树下那个晒场是我们小伙伴玩耍的好地方。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树下都有我们的身影。玩游戏、捉蛐蛐、掏鸟蛋、兜知了、捉迷藏、打雪仗、堆雪人……留下了我们特有的童年情趣和欢乐。

春季是枣树开花的日子,成为村上一道美丽的风景。几场春雨过后,枣树便睁开睡眼,开始绽芽、长叶和开花。枣树的椭圆形叶子绿盈盈的,躲满了曲茎伸展的枝条,透射出勃勃生机。枣叶刚开始的时候是浅黄鲜嫩的颜色,几经春风春雨的滋润,不久就变得绿茸茸的了。唐朝诗人李欣在《送陈章甫》中有:“四月南风大麦黄,枣花未落桐荫长”。只是说四月孟夏麦熟之际,枣花未落。各种鸟儿在枣树的枝丫上跳上跳下,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五月中旬,翠绿的枣叶中露出了点点鹅黄,米粒一般的小花蕾,盛开时还没有黄豆大。花儿小巧玲珑、娟秀淡雅,在纤细的花蕊周围,整齐均匀排列着五个黄色的小花瓣,在树枝上像无数的小伞儿。它们镶嵌在绿色的叶子中央,在枣叶的映衬下更加耀眼、灿烂……枣花虽然不娇艳,但其间散发出醉人的馨香,惹得万千蜜蜂飞舞欢歌,仿佛在注解着“蜂飞蝶舞春意闹”的意境。

“月亮晒枣花”是田园最美的景致,傍晚新月如钩,如玉的月亮晒在枣树的嫩叶上,树影婆娑,清凉的夜风和着那小小的微黄带白色的枣花香气袭人,使人神清气爽,如沐琼浆,犹如一股泉水从头顶汩汩沐浴下来,让你陶醉其中,流连忘返。

到了烈日炎炎的夏季,枣树花瓣脱落,褐红色的枝干上的小白花,变得无影无踪了,张开枣树的小叶子,掩护着青绿色的圆溜溜的小枣子,在骄阳似火的天气里,枣叶尽情的沐浴着阳光。雨天,枣叶任凭风吹雨打,保护着果实。浓密的叶子遮天蔽日,留给地面一大片荫凉,晚饭后全家人搬着椅子、凳子聚在一起,在树下乘凉。慢慢地,树上结满了一颗颗绿色的亮晶晶的青枣子,那么清新,那么光润,像一颗颗绿宝石缀满枝头。

怀念家乡的枣树散文

立秋后,枣树枝条上的叶子由绿变黄,树上的枣子渐渐成熟,椭圆状的枣子由青变白,渐渐地又由白泛红缀满枝头,与稀疏、渐黄的枣叶相映成趣。清风拂来,枣树随风摆动起来,摇曳成一曲溢彩流韵的枣的乐章。在枣叶映衬之下,红玛瑙般的红枣如玑似珠,玲珑可爱,晃眼馋人。小伙伴从树下走过,满树的红枣馋得我们垂涎欲滴,脚步总会被那诱人的枣子勾住。那时候家里穷,孩子们没有水果吃,能吃上枣子就是美味了。

说实话,从枣树杨花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就天天瞅着枣树咽口水,盼望枣子能快快长大。等到树上挂满了青枣,每逢刮风下雨,我放学回家的头一件事,就是捡拾落在地上的青枣,也不用水洗,就塞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吃起来,被妈妈看到常常招来一阵骂声。秋深了,枣子成熟了,满树的枣叶泛起了黄色,那红红的枣子压弯了枝头。

清早,太阳还没升过屋顶,姐姐就拿一根竹竿,爬上树杈,使劲地敲打,枣子就哗哗啦啦、噼噼啪啪,从天而降。我就拿着篮子,在地上不停地捡拾着。篮子放满了,就挑几颗最红的枣子放进嘴里,吃着甜滋滋的枣子,那个高兴的劲真是难以形容。这一棵枣树,每年总能摘枣六七十斤。整整一上午,枣子打光了,但它带给我们的是无尽的喜悦和幸福。

怀念曾经的枣树

这棵枣树大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因村庄房屋搬迁重建,才被砍掉。枣树下的晒场现已成了桑树地。每次回家走到枣树曾经生长的地方时总会驻足仰望。随着时间的推移,童年的许多往事都慢慢飘散,但惟有那棵默默奉献果实的老枣树,总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摇曳在我的梦境中。因为它见证着我们快乐的童年,更给我们留下了一道美好的回忆。(转载自人民网)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