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亲历域外风情:打椰枣

驴友亲历域外风情:打椰枣

大自然总这么公平,给你严寒的苦恼,必定搭上冰雪的快乐;同理,给了我这两三个月的午后能达55度的酷暑,自然也不会白白让我死去活来。

太阳炙烤,热风袭面,两河平原的中东大地迎来了它的丰收季,一片片的椰枣林硕果累累,那一篷篷的“沙漠面包”香喷喷的出炉了,由青转黄,淡黄,深黄,褐黄,味道由涩转糯,转香,转甜,齁甜……。还挂的那么显眼,招展着长绸一样的叶片,勾的我馋虫满脑,蠢蠢欲动。

站在电厂最高处,看着厂外村边地头妇女孩子打椰枣的场景,实在让我羡慕的流口水,其实,厂里也有不少椰枣树,虽不成片,但成行成排,办公楼前的广场周围,油库那广袤的四边……,都有整齐巍峨的椰枣担任行道树,高傲的直指苍穹,一桅千帆,摇曳生姿,清一色八九米高,无枝可攀,没杈可踩,就算回到童年,也无法攀援而上,让人可望而不可即。

树干很粗,合抱犹余,想摇下几颗椰枣绝对痴人说梦,好不容易有风帮忙,送几个天外来客,不是干瘪无味,就是惨遭虫嘴鸟喙蹂躏,我不是垃圾桶,誓死也不收留它们。

眼珠子四处踅摸,看看四下无人,迅速捡起几颗石子。小石子太可恨,嗖的一下就没了影,不是偏离目标就是穿目标而过,即使打掉一个,也是残花败柳。稍微大点的石块又老态龙钟,还没到目标就力竭残喘,偏偏落下来又威力十足,专门追着脑袋,小心脏被它吓得砰砰跳。还是这尺把长的软皮塑料管好使,不重却颇沉甸甸的,旋转着斜上而去,一击及中,砰的一声,火花四溅一样,落下漫天圣诞礼物,蹦跳着钻进草丛,椭圆而精巧,饱满而匀实,捡起来吹一吹,牙齿轻叩,分明是一块糯糯的软糖,散发着浓浓的果香。

我不贪,打几下就好,捡一把就够,饱了口福,乐了身心,还不疲乏。望着满树高挂,如一堆堆的小精灵,晃着小脑袋,对我挤眉弄眼,心里全是满足。这一树一树的,结满了希望,似乎都是我的,都是我的,随吃随摘,想吃就摘。

悠闲的往嘴里再扔一颗,咀嚼出阵阵快乐,一棵棵的椰枣树,沐浴月光,在夜风中翩翩起舞,走过一棵,迎来一棵,似乎永无尽头,我好像一个检阅士兵的将军,在昂然的部下满意走过;更像戴月荷锄的农夫,在自己的丰收前欣然驻足,心里像熟透的椰枣,除了甜还是甜。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