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瓜果,记忆中的味道

在西安待了有12个年头了,也已经习惯了这边的饮食和文化。这边人喜欢吃富士,陕西富士全国闻名;这边人喜欢吃的很甜带很多渣子的梨;这边的大枣也很有名,晒干的狗头枣、滩枣个头都很大;这边的甜瓜很甜,甜到嗓子发痒;这边的户太八号葡萄全身是紫色,甜得像蜜糖……

群里一个朋友突然说起来苹果,说起来国光。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家乡各种味道的怀念。

以前家里有一片桃园,我们姐弟(堂)五个经常被排遣去看管桃园,里面有一棵桃树使我们的最爱,桃的个子大大的,咬开里面像花心大萝卜一样漂亮,我们一起给它起名字叫萝卜桃,那个萝卜桃是我们专有的一棵树,只留给我们吃,即使这样也是挡不住我们五个小馋嘴。

喜欢吃国光,个子小小,没有卖相的苹果,咬到嘴里,酸酸甜甜。满满的记忆都是爷爷每次花三五块钱买一篮子苹果分给我们,听到我们夸赞苹果好吃,爷爷脸上立马爬满骄傲和满足的神色。

经常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饮食习惯和他们接近。我喜欢吃面梨,各种各样的面梨。

个子像荸荠一样大小的小面梨,每年中秋前上市,一个月内就没有了。这个不算正宗“面”,因为吃起来软软的水还挺多的。

还有黑梨,有些吃起来很噎人,仔细尝还有点酸酸的味道,我也喜欢吃。

最喜欢的是这种大面梨,长的好看不说,味道更甜一些,沙沙的吃起来好满足。

这种苹果梨是妈妈从姥姥家带回来的,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妈妈说是苹果核梨嫁接的,所以具有两个品种的属性。

再有就是各种瓜了。

本地叫做酥瓜的一种瓜,乍一看像甜瓜,确是两个属性的瓜。酥瓜皮儿薄薄的,每次洗洗就吃了,饱满的汁水嚼在嘴里很是清爽,吃酥瓜不用担心上火。酥瓜个子挺大,经常攥起拳头使劲往上面一砸,就裂开了,连肉带子一起吃了。

羊角脆也是大家喜欢的一种瓜,这个最近也在西安这边见了。

花甜瓜,也是当地的一种叫法。好多瓜都不知道学名怎么叫,只能按照特性起名字叫。掰开成熟的花甜瓜,里面浸成橘红色的瓤立马呈现在眼前,长得好看又好吃的瓜。有一个品种的酥瓜也是花皮儿的,不过不用担心两者区分不开来,因为上市时间不一样。

还有面瓜,还有老带黄,还有好多连名字都没有区分的瓜,占满了童年的记忆。

还有就是各种小枣。

院子里有一棵枣树是爸爸出生那年栽下的,再过一年就60年了。我们家的枣儿个头小小的,可是酸甜、嘎嘣脆。“七月十五枣红圈儿,八月十五枣落杆儿”,每年到枣成熟的季节,我们都站在地上望着,看到一颗枣红了一圈儿,赶紧想办法摘下来。不敢爬树,枣树上有一种虫,碰到皮肤就疼八天,经常爬到房顶去摘枣。

隔壁表姑家的灵枣是我们那一片唯一的一棵灵枣树,个头大,甜的很,也是我大爱。每年都要从表姑家蹭好多灵枣进肚子。

后来去大姑家串亲,她们村子有种枣叫婆枣,个子好大。但是口感没有我家的小枣和表姑家的灵枣好吃。

再后来上高中,见识了更远乡镇的朋友,枣树是她们的经济作物。拿来了葫芦枣还有各种各样的枣。其实那些味道都还是一般了,但是因为很新奇而忽略了它的味道,仍旧带给我深深的满足感。

还有紫色的小葡萄,本地叫做玫瑰的一个品种。颗粒很小,很漂亮的紫色,吃起来甜甜的,最大的特点是它的香气。去年一个朋友旅游去河北吃了这种葡萄,朋友圈里问什么品种,一下子好多年没有吃到那个味道了。

秋天是最最想家的时候!刚刚想起来为什么诗仙的《静夜思》描述的是秋夜思乡的情节,因为秋天是丰收的季节。作为一个吃货,我秋天最想家,想念中秋节的搭配:鸭梨+月饼。

转载自搜狐网。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