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欣赏】故乡的桑枣树

导语】“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听着这悠久的旋律,我的思绪又飘回了我那个小村。那些许久不见的童年时光记忆,小村的那些桑枣树,特别是我邻居家那颗桑枣树!

故乡的桑枣树

地处里下河腹地的水乡兴化,水润灵秀,无数植物,荟萃绿色,璀璨在兴化广袤无际大地上,萌发出勃勃生机,美色艳绝城乡。桑枣树就是其中之一,而我故乡的桑枣树,总是那么叫人记忆回味。

童年时光里,那时侯大自然总是比较青睐我们农村的孩子。我们村里的桑枣树品种不少,我们这些孩子王,村里村外,庄前庄后,几乎哪里的桑枣树都被我们找个遍,跑遍了全村桑枣树。哪颗好吃,哪颗甜,哪颗酸,哪颗没味….心里了如指掌。

但就是照远不照近,就是靠我家门口邻居家的那颗大桑枣树最高大,姿态优美,枝繁叶茂,就数她的味道最地道,甜的叫人欲罢不能,吃了还想吃,回味无穷。

桑枣树图片

所以我们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邻居家的那颗桑枣树上,其它桑枣树基本没有眼睛去相,除非吃枣的时候我们“青黄不接”才会调整眼光,偶尔去“宠幸”一下!每当春季来临的时候,我们看着春风吹拂下的桑枣树,吐露新绿,萌芽微卷。随着时间推移,桑叶日趋碧绿枝头。

过一段时间可以看到枝叶间的小花,桑枣树的花,呈穗状,花后形成肉质聚花果。如果不留心,是不会知道桑枣树的花季的,慢慢地看到绿色的花蕾一样的小绿枣。成熟的时间过程,由绿变浅红,暗红,深红,最后变紫变黑。但你看到黑紫色的枣晶莹剔透,亮点点缀的时候,这时是最佳的采摘食用时候。每到夏季这个吃桑树枣时候,我们盯了那么久的桑树枣,自然就成了我们美食。

我们那时都猴精似的,早就练就了一身爬树的好本领。这也和我们平常刻苦练习爬树有关,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要想吃桑枣不练习爬树你吃啥枣,这几乎成了我们要吃桑树枣的座右铭。老家经常有人说桑树底下等枣吃,那可不是我们的作风。

那些要么就是熟透了掉下来,要么就是烂枣,要么就是坏枣,要么就是不新鲜,反正我们有大把理由不等枣吃。邻居家的四面都没院子,给我们爬树采摘桑树枣提供了很多便利条件。

桑枣果实图

每天放学回家前后,或者是周末,我们几个都会围绕着桑树美丽的倩影,跃跃欲试,一阵耳语之后就行动起来。邻居知道我们这帮好佬,也不加阻拦,那挂在枝头晶亮黑紫色,谁不馋呢?再说,那时物质匮乏,有点意外的美食,谁不喜欢,所以惦记桑树枣,也不足为奇。

邻居嘱咐我们小心点,不能摔跌下来。我带好自己的工具,其实就是一个小尼龙网袋,剪长一点妈妈的插秧细绳子,为这挨了妈妈不少骂,骂就骂呗,反正桑树枣我们得吃。我把网袋放口袋里,朝手掌心吐口吐沫,三两下一搓,一个健步,脚一蹬,手掌齐发力,几米高的桑枣树蹭的几下就上去啦,回头朝下做个鬼脸,心里颇为得意。有时候脚下打滑,也让人胆战心惊。

我们是习惯了这种环境,知道手脚并用,身体珠联璧合,这样就是双脚悬空都不怕,胆是练出来的。到了树上以后,找个树杈站稳,倚着树干,看着树叶间的色彩,绿荫掩映下的桑树枣,散发着浓郁果香,红间绿,绿间黄,黄间紫,紫间黑,黑间粉,让我觉得自然色彩是如此的绚丽,不是近距离接触,怎么能领略到如此佳境。我这时手疾眼快,先挑几个大而饱满的桑树枣,随嘴一吹,算是去除灰尘,讲卫生。桑树枣滑溜进入口中,入口生香,汁水四溢,甜到心扉。

近水楼台先得月,哪管什么高处不胜危。下面的伙伴保扣,看我自己疾足先得,也心撩火撩的,急的在下面大叫说:“不带这样,只顾自己,不管我们。”我嘿嘿的笑了起来说:“以后谁先上来都可以优先吃,不然哪个高兴爬那么高,这也需要勇气和胆量的,不是吃独食,先吃几个也不要那么小心眼,我们是男子汉,以后做大事,别计较这么点儿事。”

说完我拿出网袋,开始干活,专挑那黑紫亮的那种枣采摘。手指顺着树枝根部,轻轻捏住桑树枣茎,一发力,一颗颗桑树枣就乖乖的进入到我的网袋中。不一会网袋就沉甸甸的,看看差不多了,我就抓住细绳子,慢慢放下给下面的同伴,倒进菜篮子或脸盆里。就这样几个来回,我们的战果辉煌。我又转战几个枝丫,呼吸着绿叶下的清新空气,变换着双手轮流摘桑枣,微风微漾的树枝,树叶沙沙作响。

故乡的桑枣

我弹立在一个个桑树枝头,柔而富有弹性的树枝,好像悬空起舞一样,不要担心会折断。我时不时再扔几个嘴里,边吃边摘,享受着凌空美味,先解馋。下面的保扣,二小,小勇,早已急不可待的大吃起来,看看他们在下面猴急的样子,我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看看篮子里,脸盆的桑树枣都满了,我准备下来了。邻居在下面说:“别忙着下来,我弄点干净的塑胶薄膜,等下面。你用力摇几下树枝,那些采不到熟透的桑树枣就会掉下来,总比熟透了烂了掉地上好。”

我等他摊好塑胶薄膜之后,就手脚一起用力,使劲摇晃起来,一时间,只听塑胶薄膜上劈劈啪啪的作响,一会的功夫,黑压压的一片,比我采摘的快多了,哈哈,姜还是老的辣呀!不过看桑树枣纷纷落下的那一刻,犹如天女散花一般美艳,我心里是莫名的开心呀!从那以后,我们就基本摇桑树枣了,不用网袋了,这也叫与时俱进嘛!当我下树以后,看到保扣,二小,小勇几个满嘴都是紫汁,保扣可能涂摸了一下脸上,脸上整的像个花脸一样,不由的笑出声来。

他们见我笑,看看我的脸也哈哈大笑起来,“还笑我们,你脸上也是一样花滴。”保扣说。我说:“真的吗?”手已探身到脸盆里抓了几个桑树枣,朝他们脸上抹去,三人没来得及跑开,个个成了花脸,大家笑的摊坐地上,久久不愿起来。

一会一个个反应过来也想抹我,我哪里还会给他们机会,争相追逐,笑声四起……每每想起满脸紫色的花脸,一身衣服的紫色。

那多姿多彩的童年,犹如桑枣树带给我的记忆一样,黄,红,绿,黑,紫,炫丽多姿,那一串串天真无邪的笑声,回旋萦绕。

故乡虽然现在很难寻觅到桑树的踪迹,但桑枣树留个我们的记忆,永不消逝,因为那是我们生命中最快乐,最留念,最灿烂的日子。故乡的桑枣树,你的甜美回味,记忆心头,何时何地,那种温馨,心中一样亲!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