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枣的散文赏析:枣香淡淡

枣树散文

我家老屋的北侧,有两棵枣树。树干都有坛口那么粗,是爷爷幼年时栽下的。两棵树,一左一右,相距约5米,夏来枝繁叶茂,相触于云中,这一方天地,便成了浓荫的世界。

暑热的天,我家枣树下的一番情调,别处是找不到的。这里是左邻右舍孩子们的乐园。他们在树下打扑克啦,下石子棋啦,似乎一切游戏在这里做起来才有意义,其实心都悬在树上呢。

这时候,枣还没熟透,但已渐渐地褪了青衣,着上红衫了,虽然那红只是浅浅的。枣闪着诱人的光泽,如童话里的一颗颗星星。

奶奶不允许摘生枣吃,孩子们没办法,可怜兮兮地眨着小眼睛。可是,天上的鸟儿却不听奶奶的话,他们也是调皮又贪嘴的孩子,在树顶上唧唧喳喳地闹着,闹着,便不时有枣离了枝间,欢快地蹦下来。地上的孩子就一窝蜂地去抢,那劲头跟故事中的抢绣球差不多。

“七月七,小红枣子甜似蜜”,在孩子们渴求的眼光里,枣终于熟了。我家这两棵树,一般的年成,能收一百多斤枣,奶奶让家人把它们盛在装稻子的筐里。

鲜枣成熟时

那些年,连口粮都很紧张,望着这些枣,家里人的喜悦写满了脸上,在一家人的欢声笑语里,奶奶已将枣分成若干等份,左邻右舍,家家都有,多半是我,乐巅巅地挨家挨户送过去。而家家也都乐陶陶地收下。我家的枣,颇有“天下为公”的味道。

摘下来的鲜枣,洗净了,加点糖用瓦罐炖着吃,是乡下无上的奢品。于是这一天傍晚,炊烟起时,家家都有一缕淡淡的枣香飘过来。

这些都是我幼时的事,随着过去的那些日子,苦苦的、甜甜的流逝了。想想那时候,一个暑季,惟有我家的枣令孩子们牵肠挂肚,除此再也没有别的果了。不像如今,有多种水果可以品尝。现如今,左邻右舍的孩子还去我家的枣树底下游戏吗?还把那一颗颗小小的心悬在树上吗?我不知道了。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枣更味美的果了,且不从中医上去讲它含有什么成分,滋补什么的吧。枣还是一种吉祥、喜庆的果,在我国的民俗里,“枣”者“早”也,人家娶媳妇的时候,床上要放一把枣,这叫“早生贵子”。

前几天,在图书馆翻阅《安徽日报》,见到家乡去年取得抗洪救灾的胜利,国民经济持续增长……。我在北方,便如吃了家乡的一颗枣,心里蜜甜蜜甜的。

愿家乡的日子“早早”红火起来。

(本文来源于网络)

赞(7)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