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讲的白求恩的故事——大枣红遍故乡系列之一

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到周末父亲就会给我们讲故事,由于我的故乡是抗日根据地,所以父亲经常讲一些抗日的故事。前些日子,我和兄弟姊妹们在朋友圈回忆父亲讲过的故事,我负责整理了一下,将有关老家的故事整理在一起,起个题目叫做《大枣红遍故乡》,下面是第一个故事:父亲讲的白求恩故事。
一九四零年农历二月初二是传统的龙头节。俗话说,二月二,龙抬头。在我的故乡河北阜平苍山乡有剃头和吃龙须面的风俗。可是那一年的二月二,我们家没有吃龙须面。那是因为连续两年的洪水灾害,把种下的庄稼都冲走了。我们家没有一点点能做龙须面的面粉了。只能吃粗糠和野菜做成的饼子。还好,父亲有剃头的手艺,他给我和九岁的二弟铁锤每人剃了一个光头。父亲说,光头好,干净,不生虱子。说来也奇怪,每年龙抬头的日子里,故乡都会下雨。这一年的二月二前后,整整下了三天的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雨停了。家里的房子都漏雨了,屋子里放满了接雨水的锅碗瓢盆。
吃罢晚饭,我们就和往常一样听父亲讲鬼故事。从我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知道父亲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他讲的故事诙谐幽默,许多人都爱听。说起听鬼故事还挺有意思的,每次听完鬼故事总是吓得不敢睡觉,似乎闭上眼睛鬼就来了。但是下一次听说讲鬼故事,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那天天气比较冷。我们都上了炕,土炕上很暖和。全家人围着一盏菜籽油灯。房子四外透风,吹的油灯直晃悠,四面墙上似乎有无数个鬼影。我很害怕。当时村里的妇女们都在给八路军做军鞋,我们家的三个妇女也不例外。母亲和姑姑做在炕里面纳鞋底,母亲背靠墙,以便使自己那突出的肚子舒服一点的,她怀孕十个月了,大概快生孩子了;姑姑盘腿坐在炕上,她腰身苗条坐在那里就好像观音菩萨坐在莲花上一样。姐姐则撸起裤腿,坐炕中央在自己小腿上搓麻绳。我坐在炕沿边上劈麻,就是把麻从秸秆上劈下来。
父亲装了一袋自家产的旱烟,猛吸一口,然后慢悠悠地吐出烟气,说:今天讲一个王大胆的故事。话说万家村里有一个王大胆。别人都不敢走夜路,害怕碰上鬼。他不怕。经常走夜路去和朋友喝酒。有一天,同村的李虎和王大胆打赌说:“大家都说你胆子大,我就不相信。”王大胆说:“不信,咱们能打个赌。”李虎说:“咱们村东头有个观音庙,里面住着那么多神仙,你要是半夜三更敢去给观音菩萨喂十口米饭,我就把这银镯子给你,这可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宝贝。”
父亲抽了一口旱烟,接着往下讲:王大胆一听,笑了,说:“这有何难,别说那观音菩萨是个不会说话的泥塑,就是个会说话的真神,我也敢喂她十口米饭。”
李虎一听,很痛快的说:“那好,今年晚上你就去,明天一早我去看观音菩萨的嘴上有没有米饭。”
于是,晚上三更天,王大胆起来了,他看看门外伸手不见五指,给自己壮胆说:“我王大胆不害怕。我王大胆从来不害怕。”然后就小心翼翼地提着一个竹篮子,竹篮子里放着一碗米饭,天很黑,他路上磕磕绊绊地总算来到了观音庙。用手推庙门,“吱呀”一声大门开了,他摸着院墙,来到屋里,摸着那些泥塑,慢慢走到了观音菩萨的面前,右手摸摸观音的嘴,说:“观音菩萨,对不住了,和兄弟打赌,给你吃点米饭。”说话的声音由于庙里空旷而出现了回声,阴森森的。王大胆拿出米饭,用勺子盛了一勺,由于天色很黑,他摸着观音的嘴,喂了进去。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听见观音菩萨砸吧了砸吧嘴。他浑身的鸡皮疙瘩立即爆出来了。说:“观音菩萨,你别吓唬我,打赌说要喂你十口米饭,我才喂了一口,你耐心点,再吃点。”说着,有哆哆嗦嗦地盛了一勺米饭给观音吃。结果有听见观音砸吧嘴的声音。这次比上次还要清晰,好像很香的样子。王大胆真有些害怕了,他想:难道说观音菩萨显灵了,于是他拿起碗一口一口地赶紧给观音喂米饭。想着赶快喂够十口就离开这里。没想到观音菩萨说话了,是个很奇怪的女生说:“你慢一点,这么快我会消化不了的。你是不是害怕我了?”王大胆赶紧声音发颤地说:“不,不是,我不害怕,我知道你是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你不会害我的,所以我不怕你。”没想到观音菩萨哈哈大笑说:“你小子也是欺软怕硬呀!”
扑通一声,王大胆倒下去了。他昏死了过去。你们说,观音菩萨怎么会说话了?父亲问我们大伙儿。姐姐说,那一定是观音菩萨显灵了。母亲说,怎么可以拿观音菩萨打赌,肯定是惹怒了观音菩萨。父亲笑了笑,磕打掉旱烟袋里的烟灰,再慢悠悠地装上一袋烟,说:“其实呀,那李虎也是个大胆子的人,他事先来到观音庙,藏在观音塑像的后面呢,王大胆喂给观音菩萨的米饭,都叫李虎吃了。那观音说话也是李虎捏着鼻子说的。”顿时大家都笑了起来。母亲笑的声音特别大,笑着笑着就有点不对劲儿了。
“哎吆,哎吆,不行啦”。突然,母亲脸孔飒白,捂着肚子喊起来。我顿时很担心。姑姑却笑了说:“嫂子,你不会是快生了吗?”母亲点点头,说:“快去叫接生婆。”父亲一看,确实是老婆要生孩子了,对姑姑和姐姐说:“宗风,算女,你们好好看着她。烧点水,我去找李姑婆。”李姑婆是我们村里的接生婆,自从八路军来了以后,大家都找八路军医生接生,谁也不愿意用接生婆了。姑姑张宗风极力反对,她说:“哥哥,都什么时代了,你还相信李姑婆。她接生不讲科学,还收礼品和钱财。现在大家都相信八路军的白大夫,八路军的医生不要钱,还讲究科学接生,我这就去下村叫八路军的白大夫吧。”于是,父亲和姑姑各自离开家走了,去找各自相信的人来给母亲接生。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姐姐吩咐我到院子外面去抱柴火,她则点火烧开水。母亲还在炕上喊叫,她一会儿喊叫,一会儿又停下来歇一歇,好像那疼痛是一阵一阵的。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母亲生孩子是这样的痛苦。让我好奇的是母亲是怎样才能把我的小弟弟或是小妹妹从肚子里生出来。那年我十二岁,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
我架上两块干燥的木柴,灶膛里的火熊熊燃烧着,一会儿,就把一大锅水烧开了,我对姐姐喊:“姐姐,烧好了,怎么办?”姐姐说:“你把火往里面填,别叫失了火。”于是我把柴火往灶膛里面填了填,而后想进屋看看母亲怎么样了。
母亲躺在裸露的土炕上,疼得在炕上翻来覆去地滚动。我吓坏了。天呀,看来我的母亲要死了。我对姐姐说:“姐姐,你是怎么弄的,娘都这样了,她快死了,你怎么还这样不着急。”姐姐说:“着急有什么用?姑姑和爹爹回来一个就好了。你快出去,出去。”娘疼的双腿颤抖着,睁开眼睛咬着牙说:“小祖宗,谁叫你进来的,快出去,娘没有事儿,你不要害怕。”姐姐把我推了出来,我哭了,看见母亲遭罪,我心疼死了,但是也没有办法,我人生第一次感觉到无奈是什么滋味。我奋力跑出来,往下村跑去,我相信八路军的那个黄头发蓝眼睛的白大夫,他治好了很多乡亲的病,他一定能够救活母亲。
我沿着沙河边,拼命地跑着,感觉自己的腿太重了,心急如焚却插翅难飞,在过河的时候,我的布鞋被河水冲走了,我顾不上这些一直往前跑,在一个大石头的地方我摔倒了。抬起头来看见有人打着火把走过来,他们是白大夫和姑姑。我大声对他们说:“快,快去救救我娘,她流血了,流了很多很多的血,她快死了。”白大夫和姑姑,还有一个女八路都快速地飞跑起来。我顿时有了无穷的力量,一口气跑回了家。
白大夫和女八路军进母亲的屋里去了,他们不让我进去。姐姐也被撵出来了,隔着窗户纸,我看见白大夫和女八路穿上了白大褂的剪影。我听见姑姑说:“医生呀,是立着生的。出来了一只脚,你们快来看看怎么办呀”我还听见白大夫洋腔洋调地说:“流血过多了,需要输血。”女八路说:“白求恩医生,我也是O型的血,抽我的吧,你今天刚刚给伤员输过血。不能再抽你的血了。”我一直听见母亲的哭喊声,以为我母亲快死了。
透过窗户上的影子,我能看见白大夫和女八路在忙乎,听见他们动刀子和剪子的声音,好像他们说给母亲打针。突然,母亲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传了出来,我的心疼极了,还好,母亲能哭喊,说明她没有死,她还活着。我又听见他们说,出来了,没有呼吸。突然,我看见白大夫手里倒提这一个婴儿的影子,那影子就在窗户纸上映着,十分清晰,白大夫用手打了婴儿的背部。哇,哇哇!婴儿哭了。女八路赶紧跑出来报喜说:“生了,是个男孩。”接着就听见母亲说话的声音,说的什么,却听不清楚。她太虚弱了!半个小时以后,白大夫他们要走了,出来时,拿着他们的医药箱。姐姐和姑姑把煮好的红鸡蛋给他们吃。白大夫用他洋人的腔调说:“恭喜恭喜!留着给产妇吃。”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父亲已经回来了,他没有找到李姑婆,回来晚了,就坐在院子的石头上默默等着。这时候,他站起来,给白求恩大夫深深地鞠了一躬。说:“你救了我的老婆和儿子,我给儿子取名字叫张恩达,以牢记白求恩大夫的恩情。”白求恩说:“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八路军,我们都是八路军。”然后,他们就连夜回去了。我们全家人都很感动。
第二天,父亲对我说:“铁蛋,家里又增加了一张嘴,要吃要喝,你不能读书了,你要去财主家扛长活。挣钱给家里用,家里的生活才能维持。”我说:“爹爹,我知道,可是我要到哪个财主家去扛长活呢?”父亲说:“沙河口程家庄有个财主叫李奇武,你就到他家去放牛吧。我已经和他家的管家说好了。你今天就过去。给,这是我给管家写的信,你拿着这封信找程文管家就行了。”于是,我告别了阜平苍山乡小学,在那里我只读了一年书,学习了几百个汉字和算术。我拿着父亲写的信来到财主李奇武家做了一个小小的长工,一个不满13岁的长工。
就在我给财主扛长活的第二天,父亲为了叫坐月子的母亲吃上鸡蛋和白面,去城里赶了一趟集。用家里仅有的一块银元买了麦子和鸡蛋。说起那块银元还有一段故事呢,多年以前我家还比较富裕,老爷爷在县城里开了一家染布的作坊,收入很不错的。那时候家里米面从来没有断过,银元就是那时候积攒下来的。后来老爷爷得病去世了,而爷爷只懂得诗琴书画不善经营,就把染坊的买卖交给管家刘来搭理。开始,管家对我们家还是很忠心的,还为父亲做媒说下了母亲做媳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来交上了土匪做朋友,变卖了染坊的资产,拿着银子逃走了。爷爷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这银元就是日子富裕的时候留下来的。
却说父亲用银元买了麦子和鸡蛋,挑着担子从城里往回走。走到大沙河附近的时候,碰上两个鬼子,他们截住父亲说:“你良民的不是,有粮食应该送给皇军,不知道吗?”父亲紧抓着扁担说:“皇军,开开恩吧,我家里老婆孩子都饿肚子呢,等着我买麦子回去吃饭呢。”日本鬼子大喊:“八嘎,这些麦子孝敬皇军啦。你的快滚。”父亲还想争辩,鬼子上来就是一枪托,打得父亲头上流出了鲜血。一个伪军立即跑过来说:“皇军叫你滚,你还不滚,你找死呀。”然后推着父亲走了很远一截路。
父亲又饿又气,挑着空担子,提着自己的鞋子过大沙河。走到和中间的时候,鬼子朝父亲开了枪,子弹打在父亲提着鞋的手上,鞋子立刻掉在了河水里,水流很急,立刻把鞋子冲走了,父亲的手流血了,血顺着河里的水溜走了。父亲回头一看,鬼子正在哈哈大笑呢!伪军说:“皇军,你的枪法大大的准。”原来鬼子拿父亲做活靶子比赛打靶子呢!父亲又是气又是怕,一头栽倒在大沙河的河边上。后来鬼子和伪军都走了,父亲连滚带爬地逃出大沙河,回到家以后就精神失常了。
我听说以后,立即决定加入抗日儿童团,狠狠打鬼子,为父亲报仇。于是我白天给财主放牛、做杂活儿,晚上参加儿童团的活动,站岗放哨查路条、配合游击队打鬼子。我心里想,总有一天我们要把鬼子赶出中国去的。
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的经历,那时候我还不满十七岁。你们现在好了,十七八岁真实读书的好年龄,要学习会珍惜今天的好日子啊……

(本文来源于网络)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